英国经济在2019年面临四大不确定因素

2019-01-03

随着2019年的到来,英国的合法“脱欧”时间也即将到来。在新年贺词中,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表示希望在2019年,被“英国脱欧”分裂的英国可以抛开分歧并共同努力。

分析师表示,英国经济可能成为英国和欧洲“婚姻破裂”的最大受害者。在英国退欧未来前景不明朗的背景下,英国经济今年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

  独立贸易决策能否实现

  特雷莎·梅在新年贺词中表示,希望英国能与欧洲邻居们建立新的牢固关系,英国自身也能成为面向世界的全球贸易大国。然而,从当前“脱欧”协议及阐述英欧未来关系框架的政治宣言来看,二者均面临未知前景。

目前的“脱欧”协议可以在1月中旬通过英国议会成功投票,并在3月29日之前由英国和欧洲签署。目前尚不清楚。如果议会否决该协议,将增加英国“脱欧”的前景,这可能引发“第二次公投”或触发非英国脱欧协议。

即使协议成功通过并签署,英国和欧盟也将在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过渡期内再次谈判贸易问题。根据协议,如果双方在转型结束前没有谈判贸易安排期间,为了确保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没有“硬边界”,将启动“备份安排”,北爱尔兰地区仍将遵守欧盟贸易规则。限制。

“备用安排”是“脱欧”协议中最具争议的内容。许多英国成员担心这种安排不会有最后期限,并会带来留在欧盟的风险。特蕾莎·梅已提出为期一年的“备份安排”,但欧盟只是在双方达成贸易安排之前将“备用安排”视为“临时措施”。

与此同时,英国退欧后英国是否能充分享受独立贸易的决策权仍然值得怀疑。虽然英国和欧洲方面在政治宣言中强调他们将尊重英国的独立贸易决策权,但这是基于英国和欧洲贸易深度融合的现实以及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的需求。 。

  英镑汇率能否回升

  英镑汇率与英国“脱欧”进程紧密关联。尽管多数机构预测2019年英镑将迎来反弹,近期外汇市场已开始押注英国躲过“硬脱欧”,但一旦出现无协议“脱欧”,英镑很可能面临断崖式下跌。

自英国决定投票“英国退欧”以来,英镑开始进入下行轨道。与公投前相比,英镑兑美元和欧元汇率下跌了近15%。 2016年6月24日公投当天,英镑兑美元汇率下跌8%,兑欧元汇率下跌6%。

花旗银行分析师认为,如果议会投票否决目前的“英国脱欧”协议,立法者可能会选择通过不信任投票而不是非英国脱欧协议发起“第二次公投”。根据最新民意调查显示,“第二次公投”的结果可能与第一次不同,这也将支撑英镑的反弹。

劳埃德银行的最新预测显示,假设英国和欧盟达成并批准了“英国退欧”协议,英国银行提高利率,英国与欧盟的汇率预计将反弹超过5% 2019年8月增加25个基点。年中高点可能达到1.35。

然而,在没有达成“脱欧协议”的情况下,汇丰银行预测英镑兑欧元汇率将从1.1左右下跌至1.0,汇率兑美元汇率将从1.3左右下跌至1.1。在英格兰银行于2018年11月底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英格兰银行甚至警告说,没有达成“脱欧协议”可能使英镑贬值25%。

  投资下滑能否扭转

  自“脱欧”公投以来,英国商业投资及外国投资均出现下滑,很多英国媒体视之为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危机。2019年,英国能否消除“脱欧”不确定性、重树投资者信心,也将是一大挑战。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8年12月21日公布的数据,2018年第三季度,英国商业投资环比下降1.1%至469亿英镑,连续第三个季度下滑,这是自2008年以来的首次危机。有点情况。

专家认为,自决定“退欧”公投以来,英国已经付出了很多机会成本。这种不确定性使投资者害怕英国市场。在官方“脱欧”之前,许多重大项目投资都处于观望状态。

占英国经济约四分之三的服务业正面临严重的投资下滑。苏塞克斯大学于2018年11月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自英国退欧公投以来,英国服务业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损失高达25%。研究人员表示,外国直接投资的下降可能是基于对“英国退欧”不确定性的临时调整,但这也可能意味着这些外国投资者将永远远离英国。

汽车是英国制造业的支柱。根据英国汽车制造商和经销商协会去年11月底进行的一项调查,四分之三接受调查的汽车公司认为“不同意离开欧盟”将产生灾难性后果,其中三分之一拥有推迟或取消英国投资,五分之一的公司表示业务已经减少,超过10%的公司将工厂搬到英国境外或裁员。

  央行政策如何变化“脱欧”令英国央行陷入两难,一方面英镑贬值推动的通胀需要管控,另一方面无协议“脱欧”导致经济崩盘的风险需要防范。

英国央行在2018年底前的最后一次货币政策委员会会议后宣布,基准利率将保持在0.75%不变。会议纪要显示,英国央行将2018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长预测从0.3%下调至0.2%,远低于第三季度的0.6%。

英格兰银行认为,过去几个月“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给英国金融市场带来了压力。与其他发达经济体相比,英国银行的融资成本急剧上升。在“英国脱欧”公投后,英国基准利率曾一度达到0.25%的低点,现在已升至0.75%。英格兰银行还表示,低失业率导致收入增长加速,并打算继续撤销国际金融危机后提供的刺激措施。

牛津经济研究所副主任安德鲁古德温认为,从英格兰银行的立场来看,英国的“脱欧”进展是决定未来央行政策的关键。在明确英国能否“实施”之前,央行的政策可能会保持不变。 (据新华社报道)

上一篇:悉尼,新加坡已加入房价行列,繁荣已经过了经济通缩阶段
下一篇:今年全球经济可能有六个主要的风险重叠共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