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华尔街大佬们谈之色变的“财富税”,是个好方法吗?

2019-02-03

  “向富人征税,供养穷人,直到再也没有富人。”对于贫富差距日益极端化的美国,这个愿望很美好,但实现起来将是困难重重,也未必有效。

  一个富豪们谈之色变,普通老百姓(603883)为之雀跃的话题正在美国的舆论中心发酵:向富人征税。

  先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女议员、年仅29岁的民主党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呼吁,对美国1000万美元以上的收入人群征收70%的最高边际税率。目前美国的个人所得税的最高边际税率为37%。

  紧接着,已经宣布要角逐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民主党籍女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又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提议对资产超过5000万美元的家庭每年征收2%的财富税,对资产超10亿美元的家庭征收3%财富税。

  向富人征税已然成为民主党于下一届总统大选向特朗普发起挑战的主要经济政策纲领。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Bridgewater)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近日指出,如何应对贫富不均这一当前这个时代最紧迫的问题将决定美国下届选举的赢家。

  富人和平民之间的巨大鸿沟

  向富人征税的提议获得了广泛的支持。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一项民意调查发现,两党选民普遍支持对富豪增税。有85%的民主党人支持对年收入超过1000万美元的富人增税,共和党人同意这一观点的比例也高达54%。

  这背后折射的是美国日益严峻的财富和机会不均等的现象,财富正高度且日益集中在相对少数人手中。

  据华盛顿邮报援引的数据,美国最富有的1%的家庭拥有40%的国家财富,而最贫穷的90%的家庭仅拥有20%多一点的财富。在1962年的时候,这两个群体分别拥有30%的 财富。大部分富人通过继承、金融市场、获得自然资源特别许可,以及其他被经济学家们称为“寻租”的非生产性手段获得财富。

  

让华尔街大佬们谈之色变的“财富税”,是个好方法吗?

  在美国近期创历史纪录的政府停摆事件中,一个小插曲也反应了富人和平民之间的巨大鸿沟。

  有媒体报道称,政府关门令数十万美国公务员们领不到薪水,这导致一些联邦政府雇员的生活雪上加霜,不得不去援助中心排队领取生活必需品。

  对此,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的反应是:”为什么公务员放着贷款不申请,而选择去避难所领取食物?“罗斯的言论引发强烈抨击,对于一些低收入人群来说,罗斯的想法颇有些”何不食肉糜“的意思。

  罗斯无法想象的是,一些公务员可能已经达到了信用额度上限,甚至背负着高额的债务,这些债务的利率有可能高达18%。对于许多人来说,哪怕是支付很小一笔的额外费用都是一个挑战。

  根据美联储对2017年消费者财务状况的最新研究,40%的美国人将难以支付400美元的紧急支出。在那些无法应付紧急情况的人当中,大多数人都听从了罗斯的建议:58%的人会使用信用卡、贷款或预支工资支来应急。

  财富税:10年将带来2.75万亿美元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家伊曼纽尔·塞斯(Emmanuel Saez)和加布里埃尔·祖克曼(Gabriel Zucman)是沃伦财富税提议的经济顾问。

  据他们预测,这项计划的征税对象约为7.5万美国家庭,不足全美国家庭总数的0.1%,有望在10年内带来2.75万亿美元的税收收入。这笔收入几乎足够支付两次特朗普1.5万亿美元减税改革的开支了。

  据沃伦,这些资金将被用于降低儿童保育、学生债务和医疗保健的成本。为了打击可能出现的逃税行为,配套的措施包括:大幅增加国税部门的执法预算;对符合标准的缴纳人群设定最低审计率;对于放弃国籍的富豪征收40%的“退出税”;在现行《外国账户税务合规法》(Foreign Account Tax Compliance Act)信息交换协议基础上建立第三方报告机制等。

  这项提议对于富人来说无疑是一记重击。据《福布斯》分析,如果这项提议实行,美国亿万富翁们每年将需要上缴850亿美元。

  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拥有1370亿美元的财富,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在上述征税计划下,他每年必须支付41亿美元。彭博数据显示,贝索斯手中持有25亿美元的现金和其他流动资产,也就是说他可能要被迫出售部分股票来填补不足。而比尔·盖茨将额外缴纳29亿美元的税款,沃伦·巴菲特将缴纳25亿美元。

  无论奥卡西奥-科特兹提高个人所得税边际税率的提议还是沃伦的财富税,都在引起了潜在被征税人群的强烈反对和担忧。有投资公司高管直言向富人征税的想法“太可怕了”,也有一些将要缴纳税款的亿万富翁将其描述为迈向共产主义的一步。

  戴尔创始人兼CEO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近日在达沃斯一场小组会议中就公开表示:“我不支持这种做法,我不认为这将有助于美国经济的增长。" 戴尔称,他和妻子在大约20年前建立了一个基金会,他们的贡献远超过了对年收入征收70%税率的贡献, “比起交给政府,我对我们私人基金会分配这些资金的能力更放心。”

  从小家道贫寒,如今坐拥约42亿美元财富的美国企业家弗兰克·范德斯鲁特(Frank VanderSloot)表示: “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件很容易向人们兜售的提议,尤其是年轻人。嘿,如果我们只是从那些拥有它的人那里拿走它,然后自己留着,或者把它给那些没有的人,这难道不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吗?但是已经有人尝试过了。这造成了一场经济灾难。"

  达利欧虽然对贫富差距问题的紧迫性表示赞同,但对向富人征税的提议持谨慎态度,他认为认为税率的变化将对激励机制产生巨大影响,这可能对资本流动,以及市场和经济产生意想不到的重大冲击。

  征收富人税,这是个好方法吗?

  “向富人征税,供养穷人,直到再也没有富人。”(Tax the rich, feed the poor, till there are no rich no more.)

  这句来自上世纪七十年代英国电台热播歌曲《我想改变世界》的歌词道出了普罗大众对向富人征税的美好愿望。然而对于当下的美国,愿望很美好,实现起来将是困难重重。

  向富人征税真正获得国会通过成为法律的可能性不大,这需要民主党在2020年大选中以绝对优势拿下白宫和国会。就财富税而言,如果要获得实施,首先沃伦必须当选下一届美国总统,并且民主党必须在参议院获得60个席位。

  除此之外,财富税的提议还可能遭到宪法的挑战。第十六条修正案授权国会对“任何来源的收入”征税,且无须不需要在各州按比例分配或考虑任何人口普查数据。 也就是说,宪法没有赋予国会对资产负债表征税,即财富总额,征税的权力。

  如果抛开这些政治和法律障碍不谈,征财富税是个好主意吗? 这个问题眼下正引起广泛争论。

  例如国际慈善和人道主义组织乐施会(OXFAM)就认为通过向富人征税来帮助穷人是一个有效的方法。在其本月在达沃斯论坛发布的最新报告中,该组织表示,如果世界上最富有的1%人群额外支付0.5%的税,会有足够的资金来教育2.62亿名辍学儿童,并提供足够的卫生保健来拯救330万可能由于缺乏适当的治疗而死亡的病人。

  然而,征收财富税在操作层面上存在许多棘手的难题。首先,富人的资产很难估值。超级富豪通常不会把所有的钱存在银行账户里,他们拥有各种各样类型的资产,其中就包括非上市企业股权、稀有古董、艺术品等非公开交易资产,如何对这些资产进行定价是一个大问题。

  其次,富豪们总是很擅长避税,或者说,他们有能力聘请专业会计师和律师来帮助他们避税。例如他们可以将财富隐藏在信托基金中,或转移到海外,甚至利用法律漏洞让资产贬值。

  再者,纳税人不仅能通过将资产转移到海外来逃避财富税,他们甚至可以干脆放弃公民身份,收拾家当离开美国,或者选择从一开始就不移民到美国,来做到这一点,即所谓的“税收流亡”。

  虽然沃伦颇有先见之明地在她的财富税计划中针对放弃国籍的富豪设计了40%的“退出税”,但批评者认为这传递出一丝“独裁”的味道,崇尚自由的美国不应该成为一个禁止出境的地方,无论想要离开的人是穷人还是富人。

  财富税的公平性也引起质疑。从公共政策角度,财富税会导致重复征税,富豪不仅要为他们的收入支付所得税,还要为同样的一笔钱支付财富税,而且财富税每年都要重复缴纳。此外,财富税的一个潜在假设是,有钱人的财富大多来自寻租,而不是通过对社会有益的经济活动,然而公共政策的目标应该是在不妖魔化任何人的情况下减少不平等。

  从经济角度,也有人担忧财富税会打击富裕纳税人从事额外工作、创造财富的积极性,这会阻碍创新和投资,降低生产率,最终导致所有人都变穷。

  那么,有更好的方法吗?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 去年的一份报告,截至2017年,在12个于1990年开始征收净财富税的欧洲国家中,有8个国家已经废除了这些税收,其中包括瑞典和丹麦等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法国于2018年加入废除队列。

  OECD的研究发现,取消净财富税的决定往往是出于效率和行政方面的考虑,更重要的是净财富税往往未能实现其再分配目标。除了少数例外,净财富税的收入非常低。

  OECD建议,一个最优的征税体系应该把目标放在资本收入和财富继承方面,可以通过减少当前对资本收益和财富继承的优惠待遇来促进公平。

  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美国财长部长顾问的Steven Rattner也支持提高资本利得和股息的税率,从而实现向富人增税,因为超级收入者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资本利得。

  目前,美国资本收益或股息的税率为23.8%,这远低于个人所得税最高38%的边际税率。资本利得税率之所以较低,是因为考虑到在对企业征税后,再对股东利润征税,构成了重复征税。

  然而,在美国2017年的税改中,企业利润税率从35%下调至21%,这为提高资本利得税和股息税提供了空间。

  与其推出财富税这种激进的,且会使得美国税收体系更加复杂的方法,政府可以通过修正现有税收体系中一些利于富人的“漏洞”来实现向富人增税。

  例如,2017年特朗普政府减税改革提高了遗产税的起征点,这意味着缴纳遗产税的人将减少。该举措在美国国内被认为是为富人减税,争议较大。新政府可以通过将门槛降低到先前的水平,甚至更低,带来更多的收入,并对继承的财富进行更严格的控制。

上一篇:回首平成时代:日本共克时艰和艰难改革发展的30年
下一篇:没有了